创客小说网

窃玉贪香盘

作者:绿皮卡丘更新时间:2024-02-25 08:43:36

【强取豪夺,权臣X下属妻】***新婚三月,夫君被牵扯进逆案,下狱候审。叶满园不离不弃,为他奔走。谁料,夫君为自保,转头将她送入权臣手。她本是刑部侍郎家的嫡长女,美艳无双,在室得过君王赏。嫁给了处处平凡的徐止善,哪怕婆母难缠,小叔居心叵测,她都不在乎。她只看中徐止善这个人。他温柔本分,爱护她、迷恋她。却原来,这些都是假象。当夜,权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声音喑哑:“等你很久了。”*镇国公裴济,军中自底层摸爬滚打上位的糙汉,面冷手狠心硬,朝野上下无人不惧。他孑然一身,没有软肋,这日破天荒对下属之妻多打量了两眼,便有人心领神会。入夜,人被送到他掌心。多年心结,在这一刻终于得到纾解。“你我曾订过亲啊,娘子不记得了?”*不多日,徐止善身上罪责全消,出狱同时,接到叶满园一封和离书。意料之中的事,徐止善虽惆怅不舍,也安慰自己,从此搭上镇国公的线,官运亨通指日可待,大丈夫何患无妻。可徐止善渐渐发现,他竟然如此留恋曾经的那位小妻子。他寻回去,隔着道屏风匍匐在她的内室前,求她回头。内室无人应声,唯有急促呼吸声隐约可闻。徐止善悄悄抬头。屏风上,身影一片狼藉。***【阅读指南】1.女非男c。女主与前夫和离在前,与男主展开感情及其他关系在后2.架空***【预收】《望帝春心》强取豪夺,暴君披马甲追妻《春昼短》太子X禁中养女,不是兄妹感兴趣可以点击收藏助力开文~***【预收《春昼短》文案】太子姜彧近来有个烦恼。他的伴读、太傅家的长公子常怿,似乎看上了自己的皇妹。皇妹不是亲皇妹。可她六岁起便养在皇后膝下,他与她的感情......很深厚。她像一只受伤的小鹿。禁中娇养十年,一点风吹草动,仍轻易让她惊怯。这样的皇妹,怎么能放心让她出宫受苦?*小公主谌添意近来很得意。她耍了点小手段,便让京城第一贵公子折腰,发誓非她不娶。没办法,她父母双亡,无人依靠,必须为自己的未来筹谋。权衡利弊,常怿是最佳人选。寄居禁中十年,谌添意练就一手装柔弱扮可怜的好本事。收服常怿,不在话下。*后来果如她预想的那样,常怿求娶,天子赐婚。谌添意阔别禁中,回到空旷的谌府待嫁。一切顺利。谁料,某夜,谌府迎来了位不速之客。昔日最是温润守礼的皇兄,面容阴鸷地扣住她的腰。最情浓的时候,他哑着声音求她:“能不能不要走?”虽然很爽,谌添意仍摇头,“不行,我还是要和他成亲的。”***(解除兄妹关系在前,发展感情及其他关系在后) 窃玉贪香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《窃玉贪香盘》男人啊

同一般的渊源。裕和十三年,徐老太爷徐凤喈中进士,座师正是程良玉。无独有偶,八年后徐止善一举中的,座师还是这位程大学士。父子两代人同为程门进士,也是段佳话,因此程良玉对徐止善这位青年才俊的关照,不免较旁人更多些。 程良玉上年已致仕,可门生遍布朝野,他若说句话,仍余威赫赫。 若不是走投无路,徐止善断不会去劳烦这位大儒,他也要脸。好在两人聊得不错,从南城打道回府,徐止善的心情终于好了些。 没料想,这好心情只维持了五里路。车驾悠悠行到户部巷,被城门司的人堵了个正着,两个官兵二话没说,就将他从车上薅了下来,反手押走了。 整个过程十分迅速,候在槛内的叶满园甚至都没看清夫君的面,城门司的官兵就退了个干净。 她一头雾水地追出来,问徐明德:...

《窃玉贪香盘》最新章节
热门小说标签
热门小说推荐
诡异巫师世界

诡异巫师世界

穿越到巫师世界。可是说好的追寻真理的巫师呢?为什么全是一群追求力量的贪欲之徒!伴随着无穷的知识而来的是无尽的诡异!...

萧嫣镇南王

萧嫣镇南王

前世,几位血脉相连哥哥独宠假郡主,害死了真郡主萧嫣。重生后,萧嫣直接黑化,对所谓的哥哥只有仇恨,没有亲情。可她却发现,哥哥们也重生了,还跪着求她原谅。全家火葬...

官之图

官之图

闯官场,难道就为升官发财,虽知那势在必行,行仕途,岂是只冲左拥右抱,也晓那必不可少。农家小子闯入官场以后,将会有何作为?遇木则兴,遇水则争,遇强则屈,遇土则活,成大器者,必经重重磨难。何意?何解?一切尽在朱一铭的官场升迁图官之图一群154250919,本书已转买断,请大家放心阅读。...

萌宝无敌:拐个总裁当爹地

萌宝无敌:拐个总裁当爹地

「新坑重生暖婚军少老公宠爆了」一对萌妈萌娃在逛公园,面前走过一家人。妈咪,我也想要一个爹地!某宝眨着湿漉漉的眼睛。乖,你爹地不在了。某女抱着孩子安慰...

琢玉

琢玉

傅长陵初次见秦衍,秦衍已是魔修。他杀傅长陵满门,然后将一块旧玉放在他掌心。他说傅长陵,人如玉,当历经生死百痛,方知本真。至此他们的刀剑相向,纠缠半生。他亲手送秦衍上审命台千刀万剐,看他手剖情根。傅长陵死而复生,是在自己十七岁。这一次,他提前见到了秦衍,也触及了他上一世不曾知道的真相。...

明月照我/浓婚

明月照我/浓婚

祁明乐喜欢卫恕。听说卫恕喜欢文雅的姑娘,她便收了刀,学起了调香烹茶等雅事。祁明乐以为,终有一日,卫恕会喜欢她。可当发生地动时,卫恕毫不犹豫护住他那已嫁为人妇的白月光时,祁明乐才明白有些事,不是努力就能有好结果。祁明乐放下对卫恕的执念,听从父亲的安排,嫁给了探花郎张元修。祁明乐与张元修是盲婚哑嫁,最开始祁明乐对这桩婚事,并没报多大的期望。可成婚后却发现,她的夫君不仅才貌双全,性子还柔和温润。本想着不行就和离的祁明乐,看着温柔上进的夫君,觉得这日子也不是不能过。祁明乐嫁给张元修时,许多人都觉得,祁明乐是在赌气。张元修也这般认为,但他不在乎,他娶祁明乐另有他因。若有朝一日祁明乐后悔想和离,他自会如她所愿。可婚后日渐相处中,张元修却不肯放手了。小剧场原本等着祁明乐后悔的人,怎么都没想到,先等来的是卫恕的后悔。暗巷里,卫恕趴在地上,狼狈抬头。就见那个温和知礼的探花郎,一寸寸碾着他碰过祁明乐的那只手,眼里淬了一层薄冰明乐是我妻子,还请卫公子自重。...

本月排行榜
本周收藏榜